已經是多年來的習慣,我總是靜靜的在夜深人靜,
扭開收音機,拉長它那銀色的天線,指向窗外的漆黑夜空.
彷彿所有情緒可以輕揚著隨著流洩的音樂,從心中慢慢飄走.

每每接到你的電話,或是螢幕上的隻字片語,聽你輕聲說想我,
然後又嗔怒的責怪我晚睡. 我總是淡淡的說,快了,讓我聽完這曲子.

電台不斷放送著沒有歌詞的曲調,似乎是怕驚醒了睡夢中的人們,
旋律總是輕柔而緩慢的,慢慢撫過我的心,讓我好好思考,怎麼樣去面對你的關心.
我總是和你刻意拉遠距離,看著你站在那堵透明牆外不斷的想要朝我靠近.

這麼多年了,你依然還是一樣堅持不懈的,想從牆上找到一點空隙,
那怕只是螻蟻般大小的縫也好.你也曾在我面前哭鬧過,
也曾在我身邊消失過,也曾當著大家的面指著我罵大木頭過.
我都只是木然的看著你,用我慣有的疏離,容忍你的小小任性.
我不能給你承諾,只好給你我最大的讓步.至少讓你比其他人多走了一點距離.

對不起,這是我給你的,最後的溫柔. 

 

創作者介紹

墮天使--又叫惡魔

bo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