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實驗室變成這樣 我只能說我很無力 不想再管了
只想好好畢業

離七月越來越近 心也越來越沉
太多身邊的人跟身邊的事情透露著煩躁不安
起因只是那一點小小的人事物
只因為有這麼一點的擾亂份子

講也講不聽 說也說不動 
然後在背後中傷 不屑
語氣中流露著瞧不起 輕浮
不當一回事的態度

上面的不管 下面的不想被管

 那很好 大家就一拍兩散吧

想搞我 來阿 搞阿 搞不動的
怎麼搞我都不怕你 要耍陰的?
我想比不過我吧 

在實驗室 我幾乎沒有在乎過任何一個人
就算全實驗室不理我我也無所謂

以德抱怨變成以直抱怨 還要被嫌
抱歉我不是聖人 我會以牙還牙的還給你
創作者介紹

墮天使--又叫惡魔

bo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