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在這邊吧.
這是一個已經杳無人煙之地,用來放這種見不得人的思緒自是最佳.

我的思緒緩緩飄到七八年前的那年秋天,你剛升高三.
我想我還是對於我做過的事情感到懺悔.面對重新取得連絡的你,我反而不知該怎麼面對,
只能拿出粉飾太平,文過是非的態度.

bo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