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的標題為了偷懶都只會有兩個字(笑)

事實上,這一兩個月一直是在變化很大的時候.
從二月初看診,跟憂天見面後直奔南港找維琪學姐,
一直到最近的幾次小小約會.....

我陷在回憶裡一次次被拉扯著,然後超脫.

boh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