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鐘,電話兩端的我們,沉默.

胸口又緊又悶的感覺揮之不去,我只好點上一根煙;敏感的你,馬上知道我做了什麼.
其實我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葬送這一段愛情的,所以我很怕很顫抖,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說出口,
因為一說出口就不能回頭了.

boh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